日本否认支持菲诉讼中国 称中菲问题不选边站

日本政府在中国与菲律宾之间的领土问题上不采取任何立场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支持菲律宾将同中国的南海争端提交国际诉讼”,菲律宾外交部23日发表声明称,安倍当天会见菲外长德尔罗萨里奥时作出这一表态。这让菲律宾舆论欣喜不已。但耐人寻味的是,这条消息在日本媒体上不见踪影。24日,《环球时报》记者就此向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求证。菅义伟表示,日本政府在中国与菲律宾之间的领土问题上不采取任何立场。   “日本支持菲律宾仲裁提议”,《菲律宾星报》24日以此为题报导称,菲外交部23日发表的声明称,“安倍首相表示日本政府支持菲律宾1月份提出的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仲裁,以澄清南海海洋区域和权益的提议,日本还承诺继续支持菲律宾提升海上安全能力”。该声明称,安倍与菲外长讨论了地区形势、特别是菲律宾和日本共同面对的海上安全挑战,“作为亚太地区两个重要的岛国,两国均主张推进法治”。《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称,在德尔罗萨里奥两天的访日行程中,日本外相岸田文雄重申恪守支持菲律宾海洋安全能力的承诺。菲律宾GMA新闻网23日评论称,“菲日都同中国有领土争端,日本的支持正值菲律宾同中国在仁爱礁陷入僵持”,“日本的立场是继美国和欧盟之后,又一个支持马尼拉立场的重要声音”。   和菲律宾舆论的热络相比,日本却冷清得多。《环球时报》记者查阅了日本外务省网站以及日本媒体,并未发现菲律宾外交部声明提及的内容。24日下午的例行记者会上,《环球时报》记者就菲外交部的声明向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进行求证。菅义伟表示,日本政府在中国与菲律宾之间的领土问题上不采取任何立场,这是前提。关于“安倍在会谈中是否表明日本政府支持菲律宾1月份提出的国际仲裁”,菅义伟表示,因为该问题涉及与第三国的纷争处理及相关手续,在会谈中日本尽量避免对此表态。但作为一般原则,对于海洋主权问题坚持遵循国际法进行和平处理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日本政府的立场。   针对“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与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在会谈中就日本向菲律宾海岸警队提供巡视船达成一致”,《环球时报》记者就此提问了最新进展,菅义伟称,在日菲外长会谈中,谈及包括向菲律宾海岸警队提供巡视船在内的支援内容。该事情是早先应菲律宾政府的要求而开展的,日本政府将继续讨论研讨合作可能等。关于向菲律宾提供巡视船是否违反宪法第九条和武器出口三原则,菅义伟称,目前正在就包括向海岸警队提供巡视船等内容进行讨论,我们不会做触犯宪法的事情。   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23日作为嘉宾出席了日本经济新闻社及日本经济研讨中心等共同举办的第19届“亚洲的未来”国际交流会议并发表演讲。其近半个小时演讲的大部分时间用在了菲律宾政府对中国领土黄岩岛和仁爱礁的观点上。他在演讲中称,菲律宾将“探索持续的处理方法,让东盟说服中国”,还表示依据法律处理领土争端对所有国家有利,并表达了要求中国在国际司刑场合应对的想法。《环球时报》记者观察了一下会议现场,一些与会者似乎因为对这套说辞不感兴趣而打盹。一名与会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菲律宾外长在这样的场合大谈与中国之间的南海问题,非常不合时宜。   菲律宾最高法院资深法官卡皮奥18日在一所大学演讲时称,即使菲律宾在联合国赢了官司,也没有能强迫中国执行决定的机制。《菲律宾星报》24日发文称,到马尼拉向联合国提交的仲裁得到处理时,中国人将占领更多菲律宾海域的礁石和珊瑚礁,“而且不能保证他们会遵守有利于菲律宾的任何联合国裁决”,“没人帮助菲律宾赶跑入侵者,山姆大叔没有,其他西方国家没有,东盟其他成员国没有,所有这些国家都不想得罪北京,我们只有靠自己”。   广西社会科学院研讨员孙小迎24日对《环球时报》表示,日本和菲律宾有彼此接近的愿望,但从“抱团取暖”的角度来看,日本是主动拥抱并且拥抱力度较大的一方。对日本拿钱支持菲律宾海上力量建设等,精于算计的美国乐见其成。另一方面,菲律宾在地区的权重显然没那么大,它成为不了任何一个国家在这个地区的战略重心,它的动作也撬动不了地区态势的变化。孙小迎说,在日菲抱团的情形下,美国对日本和菲律宾是区别把握的。日本是个战术上非常精准的国家,但战略上昏招不断,对此美国有所警惕。   中国的日本问题专家杨伯江24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恰因为中美关系处于“习奥会”前某种其乐融融的状态下,且这种状态将为未来几年的中美关系定调,日本急于加强其外交独立性的部分,暗中声援菲律宾正是其中一环。杨伯江表示,日本在东南亚的经营是为挣得自己的外交战略资源,同时也是拉起中国周边一群与日本同样在岛礁问题上和中国有摩擦的“难兄难弟”,以获得和中国真正过招之前的某种相对优势。   环球时报驻日本、菲律宾特派特约记者刘军国 黄栋星 环球时报记者刘畅 柳玉鹏 标签:菲律宾 日本 中国 安倍 德尔罗萨里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