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美学者建议安倍下令禁止参拜靖国神社

日本 安倍 参拜 日本人 公墓
  外媒称,每年这个时候,在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诚周年纪念前夕,总有人热衷于猜测日本政界高官是否会参拜位于东京市中心的靖国神社。中国人和韩国人――甚至包括不少日本人――都对参拜行为深感愤恨,因为那里供奉着14名甲级战犯。参拜者称,他们完全有权敬拜靖国神社里的其他250万名日本战争死难者,而且还将靖国神社比作美国的阿灵顿国家公墓。   歪曲历史不利于和解   彭博新闻社网站8月13日刊发美国坦普尔大学日本校区亚洲研讨部主任杰弗里?金斯顿的文章指出,这是一种危险的荒唐言论。靖国神社是日本对自己的战争侵略行为死不悔改的象征。二战期间,靖国神社成为日本国家神道教的“指挥中心”,该教将天皇神化,煽动日本人奉天皇旨意发动圣战。管理靖国神社的私人基金会于1978年偷偷增设了14名最富争议的战犯的“灵位”。   靖国神社的政治意图在与其毗邻的游就馆中毫不遮掩地得到体现。该馆由同一家私人基金会管理。在游就馆,甲级战犯被美化为殉难者。一些日本人称,在中国的战争打击了那里的土匪和恐怖分子,对亚洲其他地区的侵略则可被视为帮助这些地区脱离西方殖民统治的解放战争。而在声势浩大的纪念展览中,我们丝毫不见他们提及南京大屠杀、731部队拿战俘做研讨对象的骇人实验以及成千上万名“慰安妇”的惨痛遭遇。   游就馆代表着日本对那段历史所做的审慎而狡猾的重新解读,这种解读方式与走向和解背道而驰,也没有多少日本人相信,而且令曾遭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邻国感到愤恨。   一些政界人士称,他们在靖国神社只参拜那些为国捐躯的义士,此言差矣。如果果然如此,他们大可前往千鸟渊公墓,那里才像美国阿灵顿公墓一样是日本官方指定的战争公墓。   日本外交走进死胡同   据说,曾担任国家神道教教主的裕仁天皇曾向助手坦言,1978年后他已不再参拜靖国神社,原因就在于供奉甲级战犯玷污了靖国神社的名声。靖国神社的公然政治化同样解释了,为何裕仁天皇的长子、当今在位的明仁天皇一直禁止皇室成员参拜靖国神社。   尽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拒绝明确表示自己本周不会参拜靖国神社,但8月15日那天,他会与天皇在一起。安倍的助手利用这个“信手拈来”的借口意在暗示,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可能性非常小,这种姿态很可能是安倍故意侮辱皇室的一种方式。   当然,安倍也清楚,参拜靖国神社将令日本外交走进死胡同。安倍的政治导师、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就曾因2001年至2006年期间多次参拜靖国神社而给日本的地区利益造成严重损失。为了修复与北京和首尔的关系,安倍在2006年至2007年的首个任期内未曾参拜靖国神社。   他曾表示,自己对那个决定感到后悔。但他同样清楚,决定其政治遗产的将是他重振日本经济的能力,而与中国和韩国这样的贸易伙伴渐行渐远将令这项工作变得愈加困难。除因一个有关侵略的问题而在日本国会栽了跟头之外,安倍不论是于己于国,都对历史问题采取了回避态度。   但是,这个权宜之计却让争议久久不能散去。安倍内阁及自民党的成员会在15日现身靖国神社吗?安倍本人会在秋季高山祭期间前往靖国神社吗?或者明年他会前去参拜吗?如果自民党一众后座议员集体现身靖国神社,又会怎样?这些行为很可能像过去一样损害日本的国家形象和地区地位。   下决心彻底结束争议   有人提出合理建议,取消供奉那14名甲级战犯,但靖国神社的管理者宣称,这绝无可能,要永久供奉下去。   事实上,供奉这些灵位是靖国神社引以为傲的一点。文章称,靖国神社的目的并不在表达哀思,而是为了赚取政治分数,引起国内对修正历史的关注。令日本现代阻挡势力真正感到遗憾的是日本的战败,他们仍在与日本国内舆论进行激烈屠杀,企图美化日本在战争期间的“高尚行为”。任何净化行动都无法改变真相。   文章认为,结束争议的唯一方式是出台官方命令,要求所有现任内阁大臣暂停参拜靖国神社。日本外务省前高官东乡和彦几年前就曾率先提出这样的想法,而且他的爷爷就是靖国神社供奉的甲级战犯中的一位。日本官员应当在千鸟渊公墓敬拜本国的战争死难者,而不是去由私人管理的宣传中心参拜。   安倍的右翼历史观人尽皆知,他在2007年突然为难地下台,其中不乏这种历史观的影响。与安倍关系密切的人说,他正在寻求挽回局面。有什么能比彻底结束争议更好呢?他来自保守派阵营,这有助于他对任何其所宣称的禁令赋予更多的效力,使今后任何一任日本首相都难以推翻这个决定。如果安倍真的在寻觅新的开始――为自己,也为日本与邻国的关系――他就应当从这一步做起。(参考消息网) 标签:日本 安倍 参拜 日本人 公墓